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腰椎论坛

这里是一群很优秀的人,因为他们从骨子里就非常突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腰椎论坛»腰椎论坛 突友大家谈 后腰挨刀记—北医三院手术记录   『 交流腰椎间盘突出治疗方法,分享腰突症康复经验 』
12下一页
回复 发新帖

标题: 后腰挨刀记—北医三院手术记录

  [复制链接]
注册会员
UID
19718
精华
0
帖子
1776
积分
0
银子
398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9-4-29

热心突友

 楼主|发表于 2009-7-20 10:24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 收藏本帖
在网上发现一篇写的非常好的手术经历,作者不仅文笔好,心态也好,转贴到这里,原文地址[地址]http://www.k57.com.cn/dispbbs.asp?boardid=6&id=12411&page=&star=1

是哪个相声段子来着?讲一群手持手术刀的外科医生冲上舞台,高喊着:“刀!刀!革命的刀!战斗的刀!”然后在“忠”字舞的动感中劲吼狂蹈:“上一刀,下一刀,左一刀,右一刀……”初听这个段子时还是颇顽皮的年龄,曾无数次大笑着挥舞着小削铅笔刀,将相声演员的描述付诸肢体动作的实施;以后大了些,在厨房里白案红案忙活时,也曾多次高举着菜刀,叫唤着“刀!刀……”对案板上的鱼啊肉啊萝卜菜什么的下手……

不过以后,我可不会再把其它的刀和手术刀这样混为一谈地搞笑了。

419(星期四)那天,我接到了北医三院的住院通知。排了快一个月的队,总算在五一前住上院了。其实不能怪排队时间长,谁让咱中途打过退堂鼓又从头排了一回的呢;也不能怪咱打退堂鼓,谁让知道的亲友们死拦活劝的呢;也不能怪亲友们死拦活劝,谁让咱住院是要去挨刀,谁又让咱要挨刀那地界儿的神经,好了能承前启后不好则能关上停下的呢。

办好了住院手续,进到了12层的一间病房里。这是一个3人间病房,宽敞、干净,有独立的卫生间,24小时热水供应,没有刺鼻的来苏水味,每个床位之间有帷帘设置,每个床头有床头灯,有呼叫器,有氧气。病房比我想象的好。

正打量着,护士走了进来,嘴里唤着“7号,量血压!”来到我的床前。见过白色、粉色的护士服,这种淡淡的若兰若绿的护士服我还是头一回见,挺好看的,洁净、淡雅,还透着一种专业的矜持。护士左胸上佩戴着一个小牌牌,上面写有护士的姓名、职位,还附有一张没戴口罩的照片。护士量完了一遍血压皱了皱眉,问道:“你原来血压多少?”“原来?好象多是60-90。”护士又量了一遍,说:“低压有点低,40,怎么搞的?”“怎么搞的?这还用问!谁能……哪个女人能坚强到都要挨刀子了还跟没事人似的?!”我心说。医生又给我夹上了体温表。我把头甩向右边:8床行……8床这会儿空着呢;6床……6床能跟一没事儿人儿似的吗?6床上坐着一个眉眼周正的老太太,正怀搂着一条蜷着的腿笑咪咪地看着我呢。看她这样不象是挨过刀的,听说三院骨科病房紧,不让压床,所以腰病患者不管站着、坐着、躺着进,一律躺着出。这老太太还真笑得跟没事儿人似的。老太太厉害呀!打过仗?当过铁姑娘?要不就是过去挨过刀,甭管是医院里还是医院外。我不甘示弱,努着劲准备还6床老太太一个探不出深浅的微笑,让她见见咱的笑傲江湖,可不知怎么的,脸跟糊了一层面膜似的,不那么听使唤。不过我还是笑出来了。老太太跟着就来了句:“姑娘,多大了?腰疼吧?”怎么着?我,我愣笑出了腰疼?!和老太太对了话才知她也刚住进来,当然也是来后腰挨刀的。正聊着见刚才的那个护士又回来了,我忙拽出腋下的体温表快速看了一眼才递给护士。“364”,体温没大于37小于350耶!要不不定6床怎么想我呢。

8床虽空着,但床边一直守候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一问原来8床去手术了。我问8床去了几个小时了,他们说1点多就走了,墙上的挂钟已5点半了。踏进这医院的门,要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未知数,我渴望尽快知道,知道每一个细节。8床现在所发生的可能都是我将要面对的,所以我格外关注,尽可能早地多知道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呀。

我把衣物安放好,正要出去吃饭门口被堵住了,门外有声音大叫“8床!8床”,守候的男女闻声从座椅上跳起迎了上去。一个移动床在医护人员的簇拥下进到了病房里,床上的病人“哎哟,哎哟”地叫着。几个男护工托着病人的腰把她平移到8床上。不知从哪个口罩里发出了话:“手术成功啊!打了6个钉子。”6个钉子?!还不知我得打几个呢。只见护士一通忙活:监测仪、氧气、输液……护工小田查看着病人挂在被子外的一个红色、一黄色两个液体袋。护士嘱咐了8床家属和护工一番:“6个小时平躺,不能喝水吃东西,过6个小时给她翻身。”平躺?做完手术怎么平躺?那刀口……多疼呀!护士说腰椎手术完了就得平躺,还说平躺压着伤口利于止血,原来是这样,我以为做完手术都得趴着躺呢。护士走了,病人一直在叫着:“疼死了!受不了了!”并挣扎着要翻身、要坐起来,护工和家属使劲按着不让她动。我就说嘛:小刀子划破一个口子碰一下还会扎心呢,那么大的刀口子,连骨头带肉的捣弄一番,完了就用身子那么压着……疼痛指数肯定得达到五星级呀!心里一阵犯虚:我到时能受得了吗?8床男家属看着我说了句:“把你吓坏了吧?”我咧了咧嘴,不知怎的脑子突然从杂乱纷呈“刷”地变成了一片空白,直到8床男家属把那句问话又重复了一遍,我才觉得眼前的物景重又动了起来。我知道自己应该调整状态,做到既来之则忍之,不能让人看着太那啥了。唉,就是冲着挨刀子来的嘛,挨了刀当然得疼啦!

8床上上下下到处都是管呀液呀的,每一样“饰物”在我眼中都增加了一分“难受”的份量。我指着问:“这都是什么呀?”8床家属和护工给我解释着:这个是导尿管;那叫引流管,里面红的不是往里输的血,而是往外流的废血;胳膊上的是自动量血压的;那个绑在小臂上跟武器似的是止痛泵,疼的厉害时象给自行车打气似的按一下,药就进入体内……我的妈呀,她都止了疼还这么疼哪!家人赶紧拉我出去吃饭。饭桌上我伸筷子夹着爱吃的菜,可菜进嘴里却愣连咸淡味儿都没吃出来,心中说不出的沉重。

吃完饭硬着头皮回到医院。8床在最里面,她痛苦地呻吟了一夜,护士、护工和她女儿也一夜没安静,再加上监测仪过一会儿自动量血压时便发出“嗡嗡”的声音……我一宿未眠,为未卜的凶吉辗转反侧……

其实住院前我已经经历了好几“吓”了。

在我第一次排上队等住院做手术后的一天,妈妈参加合唱队活动回来一脸的急切,说她的一个歌友叔叔听说了我的事,让她劝我千万别做手术,说那叔叔认识好几个阿姨做过手术后现在都直不起腰来了。妈妈的话正让我咀嚼得心中发紧呢,电话响了,那个叔叔怕妈妈劝不动我,亲自打来了电话。妈妈没有夸大其词,叔叔果然说到他认识的几个阿姨现在都挺不起胸抬不起头了。叔叔语速很慢,一般都认为说话时对方语速太快了容易反应不过来,其实如果对方语速太慢了,你也会觉得脑子够不着哪儿是哪儿。好容易听叔叔在电话里把要说的都说了,诚心地谢过叔叔准备挂电话时,突然想起什么追向了叔叔一句:“您认识的那几位阿姨都哪年做的手术呀?”叔叔吱吾着:“有…有几年了吧…”“叔叔,有几年了?”“好象……好象是……文化大革命…那时候做的……”我心说“叔叔哎,那可不是几年……文化大革命……那会儿的技术设备……要说那会儿做的手术,阿姨们今天还能在江湖上行走已算得上奇迹了……”发紧的心一下子松快了。

又一次,妈妈听说了一个不久前刚发生的事:一个人在做手术时死在了手术台上。家里的空气又紧张了。后来确认那人做的不是腰手术,是心脏手术。

让我打了退堂鼓的那次,是表姐的上门。表姐大概是怕电话里劝不住我,特赶着起一大早专程乘车来到我家,说她的一个邻居,刚在某医院做了腰椎间盘突出的手术,手术前大小便还没问题呢,现在是大便不行小便也不行了,医院也不管了,说是在手术风险范围之内的。表姐说那个人现在后悔死了。接着表姐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掰开了揉碎了给我深入浅出的讲,当时旁听的还有我老爸老妈。表姐讲到快中午时,爸、妈和我一致通过“取消手术”,并立即电话通知了三院。后来了解到,三院这些年从未出现过表姐说的情况,而且如果我不手术的话将永远和跳舞、爬山、打球等无缘,这才又痛下狠心重新排队,并且没敢告诉那个表姐。

[ 本帖最后由 haiyan 于 2009-7-20 10:27 编辑 ]

[ 本帖最后由 haiyan 于 2009-7-20 17:05 编辑 ]
← 扫一扫直达 本贴手机版


◎ 本贴链接:http://www.yz-bbs.com/thread-5332-1-1.html
注册会员
UID
19718
精华
0
帖子
1776
积分
0
银子
398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9-4-29

热心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09-7-20 10:34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一夜,天快见了白我才迷迷糊糊睡着,刚着就有人把我的胳膊从被窝里往外拽,“这是谁呀?”正想叫唤眼缝里出现了戴大口罩的护士,我改口问道:“什么事呀?”“抽血!”护士说着捋袖子、扎皮筋、拍打胳膊、下针,之后让我们三床都夹上体温表。我一看挂钟,天哪还不到6点呢!这些护士小姐们怎么这么早就把人都弄醒了?试完表刚要睡着护士来问体温了,报完体温心说“这回可以睡了”,才闭上眼睛就觉得面前有人在喘粗气儿,我“刷”地用目光射去,原来是清洁女工在擦地;我长出了口气儿重又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好容易睡意上来了,旁边的床头柜上又出声了,我强撑开一只眼,见是打开水的…就在昏沉着,身子要飘忽起来的时候,过道又大声叫着开早饭了。我这个来气呀!这不是医院吗,养病的地方,怎么大清早的这么的闹腾呀?!我没动,想着我不吃饭还不能睡会儿觉?可是我想一门心思往梦里扎不成啊,人家8床那儿出声儿了:“快叫7床起来打饭去。”咦,8床不呻吟啦?怎么听说话声跟好人似的?“7床,醒了吧,打饭了!”这是6床传来的声儿。她们都比我年长,所以自觉肩负起了长辈照顾晚辈的重任。我想:跟他们解释一番还不如去打趟饭省劲儿呢。于是我翻身下床,一手端着饭盆一手摸索着闭着眼睛出了屋,在门口的饭车那我睁了下眼,报了床号,顺便看见一些突友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回到屋里还没等我扑到床上,8床又发话了:“就是,得吃东西,要不没力气做完手术更扛不住了。”这话让我一下醒了,我怕的就是做完手术扛不住呀!我得吃这个早饭。

我很关心8床的状况,观察询问了一番,发觉状况出乎我意料的好,因全麻嗓子插管子导致的声哑也明显见好。她不停地在喝水,我怕她难受不敢多问,她却老主动跟我说。护工小田已开始帮她抬腿做康复训练了。我一下觉得闯关的信心大增,看来术后第一晚是关键,只要熬过了第一晚就算闯关成功了。

吃完饭躺到床上眼睛又发涩了,正想合眼,一大队穿护士服的走了进来,我激灵瞪大了眼:这是要干么?等她们浩浩荡荡出了屋,经验丰富的护工小田才告诉我,这是护士交接班查房。小田说,一会儿该医生查房了。果然没多会儿进来了一群穿白大褂的医生,其中有q大夫,我这次就是挂的他的号,准备让他给我手术。

早听说三院有一批四、五十岁的大夫医术相当好,这个q大夫就在其中。第一次慕名挂他的门诊号时,他就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那天我坐进了他的诊室,他刚要看我的片子,一对大概是刚才看完了的外地夫妇又返了回来,他们问了q大夫一些片子啊药啊的事,从衣着上能看出,他们的经济状况并不好。q大夫对他们的问题一一作了解答,非常耐心,并且很为他们着想,让他们尽可能少花钱。我当时在一旁看着,就觉得完全可以把腰病托付给他,因为这是一个有良好医德的大夫。后来的事实证明我没有错。

查房时大夫给我做了检查,检查的大夫抓握着我的裸脚,给我做反应测试。大夫没有戴手套,握我脚的动作却极其自然,让我感动。查完房后有导医带着我们几个穿病号服的去做了心电图,之后很快回到了病房。我想睡会儿,可因为护士扫床、护工上门订餐、试体温、量血压等事一会儿一发生,11点开中饭前,我到底没打成个盹。我理解到:病人多睡觉一定对身体有害,要不医院的人怎么使尽了招数不让你睡呢?8床的情况明显在好转,中午已可以喝粥了。

下午,导医又带我们几个病房的人去做了胸透和核磁。等着做核磁时,和我同去的一个老兄,操着一口方言问我是哪儿的人,我用标准普通话问他:“你听我是哪儿的人?”他憨笑着摇头说:“听不出。”我猜这老兄从不看中央台的新闻联播,要不怎么和播音员这么相似的发音都听不出来呢?我再问他是哪儿的人,他说是山西的一个什么地儿,我去过山西,但没听说过那个地名。他说他们那儿的馒头出名,好吃,好多人领导什么的去了都一箱箱地往回带。我说什么人这么没出息,连馒头也惦记往回拿,他说好吃呀,说他们那儿的馒头这样的天在外面放一个月都不会坏,我说放一个月还不得成石头了怎么吃呀,他说用火烤烤就能吃,是“馊地”,我开口大叫“都馊了还怎么吃呀”,他却说“能尺(吃),豪尺(好吃),馊地”,我明白了,不是“馊地”是“酥的”,可我还揣着明白装糊涂地逗他:“馊地就坏啦不能吃啦!”他急得露出了满口黑黄的牙齿,一遍遍重复着:“能尺,馊地,豪尺!”

做完核磁回到病房,护士说周五我们这样的病人可以回家。于是我和6床都回家了。知道我要挨的那一刀左右是逃不过下一周的,周日晚上妹妹送我回医院时,分手竟生出了生死绝别的感觉。好在回到病房见到8床又有好转,悲凉的情绪才有所减轻。

星期一8床拆除了引流管,跟着就发烧不止,后来又出现胸闷喘不上气来,为此8床的女儿也从单位跑了过来。医生开始逐一为她检查,试图找出病因。由于她刚做完手术不能动,所有的检查都只能在病房里进行。一台台仪器被挨个推了进来,6床去做检查了,大夫让我也暂时离开病房。后来我发现医生进出愈发频繁了,迹象显示情况严重,再后来突然所有仪器和医护人员都撤走了,病房恢复了原状。我忙回到屋里一问,才知检查一切正常,可刚才…原来刚才在测心电图时,操作人员可能是新来的,把手和脚的夹子夹反了,导致结果异常。医生也紧张了,都给8床的女儿下了心梗的重病通知单了。好在是虚惊一场。

8床拍的术后片子取回来了,不用对着光就能看见几处耀眼的荧光点,原来我想象打进体内的钉子也不过如钉鞋掌的钉子一般大小,举起8床的片子吓了一大跳,那钉子每个竟有2寸来长,足有打水泥墙的膨胀螺栓那么大,6个大钉子对穿。敢情人的脊椎骨还能跟个木头桩子似的这么往上打钉子哪?看来人的身体也真就是个物件。

晚上,我把着病人娱乐区的电视看舞蹈大赛。在这个12层,能看电视的人不多,手术完的都在病床上躺着呢,没手术的也大都因为腰坐不住才来挨刀的,若大的病人娱乐区,看电视的没多过4个人,其中还有2个是不穿病号服的陪住家属。正看得起劲有朋友来了,没能看完全场。

周二一早医生查完房之后要走了我所有的片子,8床告诉我这是医生要研究我的手术方案了,很快就会通知我哪天手术了。

中午一个最要好的同学来看我,拉我出去吃饭,说要给我术前补补。我这次手术,同学里只告诉了她,她一直百般阻拦,还让她腰椎间盘突出的同事在电话里劝我。我们同窗又同室四年,感情非同一般,如果有一天活蹦乱跳的我只能坐在轮椅上了,就是我能忍受我的同学们也会接受不了的。吃饭时她还想劝我,我跟她说别再说劝我的话了。我说:“你今天好好听我说,我要把我的恐惧都说出来。”于是我说出了我的四怕:一怕手术切坏了神经,下肢瘫痪;二怕麻醉影响大脑;三怕流血过多需要输血;四怕手术前后一个样。说完了几怕,我们碰杯:祝愿这几怕我一样碰不上!

吃完饭回到病房正是午睡时间,我轻手轻脚地走进,8床、6床却同时扭脖子转身地对我高喊:“7床,你明天手术!医生刚才来过了!”该来的躲不过,它到底来啦!反正就这样了先睡一觉再说!我倒头睡了一觉,醒来后负责我们病房的W医生来了,正式通知我明天手术。W医生笑着说只是个小手术,不用打钉子,半麻,手术小得对他们来说只算得“开窗口”。不用打钉子?真的?太好了!当然再怎么好刀是要开的,只不过刀口要小许多。半麻?半麻好,手术完了还能提醒大夫别落点什么东西在我腰眼儿里,钳子、纱布、针头什么的;可是手术当中要听见凿眼、锯骨头声怎么办?那可是我的骨头呀,这都是问题,我得趁脑子还清醒着拿出一个应对方案……6床、8床都觉得我运气好,医生说是因为我现在还算年轻,如果拖到6床、8床那样的年龄也得打钉子。如此说来我这次的决心下对了。6床因为没做核磁,另外因为她岁数大(70),所以要比我多做一项骨密度,她的手术得往后拖。


[ 本帖最后由 haiyan 于 2009-7-20 10:58 编辑 ]


注册会员
UID
19718
精华
0
帖子
1776
积分
0
银子
398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9-4-29

热心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09-7-20 10:37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W医生前脚走,后脚护士就来了,跟我详细讲了手术须知和要准备的东西。本想趁术前胳膊腿还自如出去转转玩玩,就是看看树啊花儿啊的也好,可8床说千万别到处去,只要招上一点病手术就做不成了。我想对,别节外生枝了,我只去了门口的超市买了些必需品。

医院每天下午都可以探视,6床亲戚多,老少3代轮番来;8床有一对孝顺的好儿女,就是我第一天见到的那两兄妹。他们基本上天天来,漂亮的儿媳妇也常抽空来,病房里下午总是挺热闹。现在医院有护工了,手术后护工24小时护理,在很大程度上解放也解救了家属。过去家属为了照顾病人自己累病的事可是不少。

W医生把我叫到办公室,向我说明了手术可能出现的风险。听了你第一感觉是做这手术跟判死刑差不多,好在事先知道说的那些恶果一般不会发生,这是医院做手术必须履行的程序。我郑重地在手术单上签了字。回病房时老觉得刚才签名时腕子没抖开,那两笔字没发挥出我的真实水平,耿耿的……突然心头一凛脑中闪现出阿Q叔的那次签名……同样的感觉……妈呀!可别唱出同一首歌……

手术须知要求我这天晚上8点后不得进食,晚12点后不得进水。晚饭时6床、8床敦促我“一定要多吃”,我都做到了。晚上我又早早地占上中央3看上舞蹈大赛。因为要洗澡先回病房。这个澡非常重要,医生说做完手术一个月不能洗澡。洗完澡再去,电视已经关了,规定电视只能开到9点。我跟值班的护士申请开电视,开始护士不同意,我说我明天要手术现在不想睡,护士说“睡不着给你吃两片药”,我说我不是睡不着,是想看电视分分心。护士同意了,我接着把那天的舞蹈大赛看到结束,真过瘾!

日落又日出,425,天气晴好。这对许许多多人来说寻常的一天又对多少象我这样的人来说非同寻常啊!这一天仅三院腰椎手术的病人就不下十个,q大夫这天主刀的就有四台手术,我是其中的一台。由于我的手术最容易最好做,被排在最后一台。第一台是邻病房的一个老太太,早上7点多就从病房被接走了。由于这天我滴水不能进,上午就开始躺在床上输液。我的护工今天也到岗了,姓韩,和8床的护工小田是老乡,都是甘肃人。都快中午了一台还没回来,我是又盼着她快回来又怕她快回来。12点半一台回来了。午睡起来后还没有音信,我又饿又渴。3点钟我去护士台问,回答说我们q支队的2台还没回来呢。我变得坐立不安,病房和护士台来回转,象只暴风雨来临之前躁动的蚂蚁……

突然门口有人喊:“7床!”好象《红灯记》里“带李玉和”那一嗓子。正和亲友聊天的8床、6床异口同声:“7床,接你来了!”我“刷”地冒出一手心儿的汗,妈妈忙安慰我:“别害怕,勇敢点!”我应了声“来了”,在屋里转悠,最后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应该做的事,转了两圈发觉应该做的事儿就是往屋外迈腿了。

我躺到了门外那张接我的带轱辘的床上,8床的儿子也到门口送我一程。一个护士给了我一瓶药,说:“这瓶消炎药一会儿给医生。”我重复:“好的,这瓶药一会儿给消炎的医生。”护士说:“不是消炎的医生,给医生就行了。你别太紧张了!”我不紧张,不紧张…就是感觉有点上气儿不接下气儿…几个穿着绿色的特殊防护服戴着口罩头脚都包得严严实实的人把我包围了,轱辘一转,我被推进了电梯,交给了他们候在电梯里的同伙。

电梯启动了,几个半身像在我眼前晃,由于他们装束一模一样,象克隆出来的,让我生出了一种斗鸡眼的错觉。一个女声:“别害怕,一会儿一点感觉都没有,睡一觉就回来了。”“我睡不了,得全程旁听,我半麻。”“半麻也没事儿,小手术,不会疼的。”说着话电梯门从另一侧打开,轱辗再转,我进了手术区。

我撑着头使劲地四处打量,这毕竟将是我要洒鲜血的地方啊!有个电影叫什么来着…《泪洒佛罗伦萨》…我这出是《血洒三院手术台》…手术区中间是一个长长的过道,两边一扇扇推拉门里应该是包间。我被停在了一扇关着的门前,一个医生出现了,她向我宣读了麻醉风险,跟手术风险差不多,一条比一条瘆人,幸好我躺在床上,腿肚子再软也软不到床底下去了。我心说你们咋就不讲点临床关怀呢,我好不容易九沟十八坎儿的努到你们跟前了,不说鼓励鼓励我,还紧着出招儿刺激考验淬炼我,非逼我落泪是吧…今儿个咱也让你们瞧瞧什么叫大义凛然…“笔呢?”我接过笔:“哪签?”我来了个“大漠孤烟直”,噌地从被子里伸出整条胳膊,然后使了招“卷起千堆雪”,大臂小臂手腕五指一通狂抖签上了名。早听说麻醉师也很重要,这位大概就是……“一会是您给我麻醉吗?”女医生点头,那麻醉师是她了。“一会儿拜托了!”“我们会尽力的。”说完她就进屋了。我还等在门外,又一个男医生站到我旁边,问我哪条腿疼,是否原来做过手术等。我又问:“一会儿是您给我麻醉吗?”他也点头,原来麻醉师不是一个。躺在门外我还不清楚麻醉师有多重要,不过进了那扇门,我很快就知道了。

我被推进了单间,耳朵里传来了歌声,莫不是手术单间也有卡拉OK?给我们这些半麻的人提供的?可我要一紧张唱跑了调,医生的手术刀会不会跟着我的音儿乱跑呀?嗨,想什么呢,那就是一台小CD机!单间很小,中间一个窄小的床,四周的台子上面满是物品。我猜:“这一定是麻醉室,他们在这儿把我麻晕了之后,再把我推往另一间手术室去。”他们把我抬到了小窄床上。一问,原来这就是手术台!一会儿下刀的地方。他们脱去我的上衣,让我侧卧着象娘肚子里的胎儿那样屈膝蜷身,尽量把头往膝盖靠,然后在我腰部擦着酒精棉。酒精棉擦得我直冷,身子禁不住有些抖。我感觉到有手在我后背的那根“蝎子”上摸来摸去的:

女声:“她哪个是23呀?这是23的间隙吗?”

男声1:“这是45吧?那这应该是23。”

女声:“可这不太象间隙,怎么缝那么窄?XX,你过来帮我们看看!”

一个刚从外面走进的男声2:“怎么了?”

女声:“这人椎骨跟别的不太一样,你过来摸摸。”

“那是,跟羊蝎子肯定有区别”我只敢闷声磕牙。

男声2:“这应该是1吧,这是45,那这儿就应该是23。”

女声:“那就按你说的啦?”

男声2口气不硬:“反正我觉得是。”

男声2说完离开。剩下的男、女声还在我后面为23的间隙嘀咕,我干着急却一点儿没辙,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23在哪儿。我本来就冷,听了他们的那番对话更冷得抖了起来。

女声:“我觉得只能是这儿了。”

[ 本帖最后由 haiyan 于 2009-7-20 10:40 编辑 ]


注册会员
UID
19718
精华
0
帖子
1776
积分
0
银子
398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9-4-29

热心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09-7-20 10:43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男声:“要不就试试。”到这会儿我有些理解麻醉师很重要的含义了。我没争议,只能让他们试,但愿他们能一试成功。很快挨了第一针,接着觉得有东西深深刺进了我椎骨里但并不疼。然后他们把我翻成趴着的姿势,并在我的两个手腕上分别夹上了连有多条管子的夹子,大概是测心脏的,左肩也贴上了几个不知干什么用的圆片片。之后,他们一遍遍地用湿乎乎的酒精棉擦试我的整扇后背,我身体里本来就不多的热量随酒精的挥发被大量带走,我好似一下子走进了严寒的冬季,浑身剧抖,上下牙象正在演出快节奏乐曲的钢琴键,起伏着敲出了一串串的响声,连在手腕上的管子也因身子的抖动而在空中甩来甩去。我说:“我冷!”他们往我身上一层层地盖着单子,接着有东西在我的腰和腿那探着:“这有感觉吗?这儿哪?…”我的腿已麻木了,可是腰部还有感觉。有声音说:“不太可能呀…把她腰垫起来点,让药往上走。”于是我腰部上升,头、脚下降。我问:“是q大夫给我开刀吗?”“是,q大夫已经在手术台这儿了。”这是w医生的声音。我等待着,又冷又紧张…

突然觉得有刀在我的腰部切下,约一寸来长,我感到被切开的肉皮向两边绽开,跟着有棉花、纱布样的东西在刀口旁蘸着。我大叫:“疼啊!”有东西在刀口里试探,我再叫:“不行,疼啊!”天哪!手术要在这样的疼痛中进行吗?!我可学不了关公呀……医生住手了。这会儿,我是真理解“麻醉师也很重要”的含义了。

男声:“别害怕,不会让你疼着做的”

“兄弟你是谁?可得说话算数啊!”还没等我开口听到了q大夫的声音:“这怎么行?现在就这么疼了,一会儿动根部神经怎么受得了!”

女声:“要不就再打一针半麻?”室内静止了几秒。我想当然地觉着我的热血在从刀口那咕嘟咕嘟地往外冒,我想:你们不能拖延时间啊!

女声:“那就再打一针半麻了。”

q大夫的声音:“如果再打一针还是不行呢?…我看全麻吧。”没错,我也喊道:“全麻吧!”至于全麻是不是会有后遗症什么的我顾不上了。

我的头顶前坐着一个医生,把氧气罩扣到我的脸上。女声:“全麻得让家属签字。”

“那你就快去呀,还等什么哪?再慢我的血…”可惜这番话我说不出来。

医生又把氧气罩从我的脸上取下,我克制着打颤的牙齿和发硬的舌头,象电影里挨了敌人数枪却仍没有牺牲的%#¥员那样吃力地问医生:“医生…我的血…是不是…快…快流干了?”医生一时没反应过来,怔了一下才说:“血?没流血。”“怎么…”“已经封住了不会流血的。”我放心了,想夸夸他们还挺有招的,那医生却又给我扣上了氧气罩。

女声:“没找到家属,没在家属等候区!…只能再打一针半麻。”我在氧气罩里大叫,医生忙摘下氧气罩,我高喊着:“我妈妈在病房里!打我的手机,我的手机在我妈妈那!快打手机!!!”

我绝对当不了江姐,但好象能当王成。

很快他们拿回了我妈妈的签字。不知道妈妈得怎样担心呢…女麻醉师又站到我头顶前,向我宣读起全麻的风险,我打断她的话,直问到我最关心的问题:“我已经打了一个半麻的量了,再加一个全麻,药量会不会太多影响大脑,或下肢?”医生回答不会,说半麻和全麻是不同的药,于是我接过笔签字。连在我手腕的几条软管线在空中舞得“刷刷”作响。

男声:“全麻得把她翻过来。”

女声:“干么还要翻过来?”

男声:“不翻过来没法给她全麻呀!”

女声:“那这怎么办?”

男声:“先给贴上。”

看来我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因为如果是新手的话,不可能一台手术配两个新手。但愿我多受的这份罪能成为他们医术进升的一级台阶,所谓的妙手神医也都是无数失败经验的积累成就的。

后腰被糊了几层东西后,我被他们抬着翻了过来,因为我已经支配不了自己的下半身了。“一会儿把我再折一个儿就容易多了,举起往下一摔就得了,就象卖肉的师傅从库里扛出半扇冻肉往案上那么一扔…”正富有生活气息地遐想着氧气罩又糊过来了,跟着响起了一个柔和的男声:“来,吸口氧气啊,再吸一口…”
……

远远的有人在叫我的名字,那声音渐行渐近:“…醒醒!听得见吗?醒醒!动动脚!听得见就睁下眼…”我听得见…只是脚好象是一块跟我无关的石头,够不着它怎么能动呢…眼睛,眼皮好象让胶布…不,是让水泥糊上了…还有,我知道嘴唇在哪儿,却张不开…也哼不出声来…哪儿都动不了…睡了好香的一个觉呀,从没有睡得这么香过,竟然一个梦都没做…我还想睡…还想睡…我听见了说话声…有妈妈的,妹妹的…妹妹下班过来啦…我一定是已做完手术了,没错,腰部有疼的感觉…但还能忍受…嗓子很疼…这一定是全麻后往嗓子里插管子弄的…其实全麻的感觉真是挺不错的…对了,脑子没给麻傻了吧…ll等于几?等于2…等于2是正确答案吗?这…这…应该问问妹妹,确认一下…妹妹就在旁边,可问不了…也不知手术是不是成功…

我听见妹妹在劝妈妈回去,说这儿有她呢,护工小韩也在劝,说我一会儿就会醒,没事。妈妈还要呆会儿,想等我醒。我已经醒了,可是却无法让他们知道。我猜不出几点了,应该挺晚了,妈妈不回去让我不踏实。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身体又象是你的又好象不是你的。随着脑子的逐渐清醒,身体各部也有了一点点能支配的能力。我试图睁开眼,不过还是没睁开,但眼珠子努动了一下,妹妹立即轻喊了一声:“她眼珠动了!”又过了一会儿,我“哼”出了一声,妹妹高兴地叫着:“她能出声了!”妹妹和小韩都在劝妈妈回去,8床的护工小田也在帮着劝,说这儿有这么多人呢。接着,我听见妈妈嘱咐了妹妹一番才离开。妈妈回去了,我也就安心多了。过一会儿听见有护士来查问:“她还没醒呀?得给叫醒!7床!7床!醒醒!动动脚!睁睁眼睛!”我给她动了眼珠子,哼了一声,但动脚睁开眼这样的高难动作我还是做不来。


护士好象走了,护工小田的声音:“7床,醒醒啦!”妹妹却阻拦小田:“她已经动了,别叫醒她,醒了该疼了。”妹妹一定以为我现在是睡着的,她见我皱着眉头,觉得我一定很疼,所以希望我能尽量多睡,睡着了就能觉得好一点。其实我皱眉头不光因为疼痛,也因为皱眉是我当时能做出的有限的几个动作之一。小田她们经验多,她和妹妹争辩:“这样不好,得把她叫醒。”小田还试图叫我,妹妹就是不让。


我的感觉在一点点恢复,可是两条腿却仍一点知觉没有,我想到了最可怕的事情:下肢瘫痪!可是干着急却连问都没法问,一想到开口就恶心想吐,只好等侍…


终于我睁开了眼睛,妹妹马上探过头来:“醒啦?”我眨眨眼,妹妹问我:“疼吗?”我刚动嘴妹妹忙制止我:“别说话,好好休息吧。喝水吗?”护工小田马上发话:“她现在不能喝水。”妹妹不听,举了一小勺温水到我嘴边:“没事,就给她喝一勺,你看她嘴巴那么干。”后来妹妹又喂了我一勺。其实我能忍得了那渴,妹妹却受不了了,这就是血缘。经过这几回合,小田对妹妹可是不待见了,日后8床夸妹妹漂亮时,小田总是一脸的不以为然。不过在后来我出院那天,妹妹真诚地谢过小田,并邀请她有时间到家里玩时,小田应着,对妹妹笑得象花儿一样灿烂。

已快10点了,妹妹本来要陪住,我觉得情况没那么糟,不用,就让她回家,护工也说她没必要留下,妹妹这才同意回家,但说不着急可以晚点走。她本来明天要请假的,这样看来她明天可以照常上班,既然要上班最好早点回去,于是我便催促她回家,妹妹只得说:“那就等1点钟,给你第一次翻了身再走。”上周日妹妹送我回医院的路上,我给她讲了8床手术完半梦半醒之间非要翻身、坐起来的事,我嘱咐她:“如果我出现那种情况一定要把我按住。”我没问妹妹,估计自己没出现8床那样的事,你想,我脑子清醒了都支配不了肢体呢,脑子没清醒我的身体就更没理由自己动换了。但妹妹好象还是有点不太放心,怕我疼厉害了会有自控不了的行为。我一再催促妹妹回去,妹妹见我没叫一声疼,一直很安静,便同意回去,走时嘱咐了小韩一番,让小韩一定1点钟给我翻完身给她打个电话。



注册会员
UID
19718
精华
0
帖子
1776
积分
0
银子
398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9-4-29

热心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09-7-20 10:49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晚上虽然疼,但并没有疼得受不了,毕竟我没打钉子,刀口比8床小,虽然医生没给我安止疼泵。我的腿后来也一点点有了感觉,而且不用问别人我自己能确认ll等于2的答案是正确的了。

我熬过了第一夜!说实话和我前一阵腰腿生不如死的那般疼痛比起来,刀伤显得容易对付。

2天一早,护工就开始给我做抬腿的康复训练了,虽然伤口还很疼,但我原来左腿疼的病症已经消失了,真神奇!医生查房时见到了q大夫,q大夫告诉我,我腰椎间盘脱出一块落进了椎管里,昨天手术给取出来了,间盘给我留下了,他又给我把间盘中间挖去一块。我能感觉到,他是按对我最好的可能进行的手术操作。我对q大夫充满了感激和敬意!对他来说,我这个手术只是他操刀的万分之一,而对我来说它却是唯一。有人说好医生要有菩萨样的心肠和神仙般的医术。我没有给q大夫递红包,从门诊、住院排队到住院后的检查、手术,我没有受到任何暗示或梗阻,一切都是按照正规程序进行。我的护工小韩腰也不好,她拿着X光片求q大夫看一眼时,q大夫没说二话,不仅看了片子,给她提出了意见,还对她说以后只要有问题,可直接找他。小田也说,q大夫知道他们这些护工辛苦,对他们都很照顾。对这样的大夫,我愿意以我的病历和手术经历成就他日后大家的完美。手术第二天下午,我就缠着医生护士拆了我的引流管了,并开始进食、让护工扶着下地去卫生间。

此后,我一天比一天好,第五天我就开始自己下地了。

8床不再烧了,也在一天天见好。6床说我手术那天被推回来时,小脸儿蜡黄,头发很乱。那是,一半麻加一全麻再麻不出我一好歹?再说我被折了几个个儿,头发当然会乱。小田说,那天几个男护工把我平平地抬到床上时,我身子直直的,一动不动,一声不哼就象抬那什么…小田打住了话,我替她说出:“是不是象抬死尸?”小田拍手笑道:“对了,就是这话,象死尸,我怕不吉利没好说。”可惜没留下照片,我真想看看自己当时的样子。6床在我手术后的第三天上了手术台,打了4个钉子,也是q大夫主刀,手术成功。6床回来时和8床一样能说能动。有意思的是我在护士台的记录仍然是半麻,所以护士们都不知道我后来改了全麻。

医生说我好好休养半年,以后就能成为正常人了。对了,还有那道手术伤疤,原来以为象个可怕的大蜈蚣,没有,只是如笔画的那么细细一道,一年、二年它就会看不大出来。哈哈!今天的生活已和昨天不一样了,而且明天会更好!

再次感谢为我主刀为我解除了病痛的q大夫!
感谢杜国红、李桂芳、丁冬、朱薇等护士!
感谢护工韩贵琴、田小玲!
感谢三院骨科所有参加我诊疗的大夫!

[ 本帖最后由 haiyan 于 2009-7-20 11:01 编辑 ]


版主
UID
344
精华
1
帖子
2723
积分
12
银子
5934 两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8-3-10

热心突友

发表于 2009-7-20 11:07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这个MM写得真不错!感谢楼主分享


注册会员
UID
19718
精华
0
帖子
1776
积分
0
银子
398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9-4-29

热心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09-7-20 11:32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albert 的帖子

谢谢版主!
我是去年发现这篇文章的,对我的治疗有过很大的帮助,感觉可能对这里的朋友们也会有参考价值,就贴了过来。该帖子和评论及作者的回复在原论坛中很长,无法全部转贴,我选大家可能关心的几点拷贝一下。
作者做手术的时间是2007年春天,手术费用8千多元,q大夫指齐强大夫。


注册会员
UID
17573
精华
0
帖子
125
积分
0
银子
288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9-3-19
发表于 2009-7-20 13:02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MM太好玩了,喜欢,严重支持!


注册会员
UID
22151
精华
0
帖子
16
积分
0
银子
6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9-6-6
发表于 2009-7-20 13:34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啊~~~,不知道楼主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


注册会员
UID
19718
精华
0
帖子
1776
积分
0
银子
398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9-4-29

热心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09-7-20 14:12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gz_lhq 的帖子

我是从另一个论坛拷过来的,不是作者,所以我也不知道作者恢复的怎么样了。估计不错吧,她术后已经两年多了,在那么好的医院由那么知名的医生做的手术,应该问题不大。


版主
UID
6
精华
1
帖子
1470
积分
17
银子
3418 两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7-11-7

热心突友

发表于 2009-7-23 00:22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女一号给人很聪慧开朗的感觉,楼主把这位MM请到咱们论坛来如何


注册会员
UID
19718
精华
0
帖子
1776
积分
0
银子
398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9-4-29

热心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09-7-23 09:01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关玉门 的帖子

版主,我根本不认识她呀,只是去年在网上发现了这篇文章,很是喜欢。正好我也准备去那家医院手术,所以她的文章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使我在术前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
要不您去请她^_^?原文地址我写在第一段里了。


注册会员
UID
2461
精华
0
帖子
270
积分
0
银子
58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8-6-20
发表于 2009-7-23 11:39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是在北医三院做过一个脚踝手术,可能腰麻时出现一点问题,反正做完手术我的腰就加重了,也压迫的腿和脚踝更疼了.....

[ 本帖最后由 windshi 于 2009-7-23 11:40 编辑 ]


注册会员
UID
19718
精华
0
帖子
1776
积分
0
银子
398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9-4-29

热心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09-7-23 12:10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 windshi 的帖子

我感觉骨科手术多半有后遗症,能恢复到正常人的很少。你没去问问你的手术医生?北医三院骨科在国内算水平高的,医生医术一般没问题,医德也不错,多和他们沟通吧,也许能通过康复治疗改善呢。


注册会员
UID
2461
精华
0
帖子
270
积分
0
银子
58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8-6-20
发表于 2009-7-23 12:18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北医三院门诊碰到很多突友,有脚踝的膝盖的颈腰椎的,很多做完手术仍然效果不好的。看运气了,很多骨科手术都会遗留一些问题,比如局部肿、痛、感觉钝等问题,去医院检查也检查不出来怎么回事。

[ 本帖最后由 windshi 于 2009-7-23 12:20 编辑 ]

[ 本帖最后由 windshi 于 2009-7-23 12:23 编辑 ]

[ 本帖最后由 windshi 于 2009-7-23 12:27 编辑 ]


注册会员
UID
19718
精华
0
帖子
1776
积分
0
银子
398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09-4-29

热心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09-7-23 13:39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5 windshi 的帖子

北医三院骨科手术量大,有时一天一个大夫就要做4台,康复不理想的绝对数量也许会多些,应该不是相对数量,不然那么多病人宁肯在那里等好几个月也不去不用排队的医院做?个体差异大,真是看运气了,谁也不知道自己术后会什么样。只要大问题解决了,小问题慢慢康复吧,要不怎么医生也不建议手术呢?多是病人受不了了自己要求手术。
我遇到的突友基本都比我运气好,有的都不来复查(所以在医院遇到的多是术后不舒服的^_^)。不过她们多数是老年人,不用上班,累了就可以躺着。医生说术后不能劳累、受凉,可年轻人要上班,劳累、着凉很难避免,估计这也是康复慢的原因吧。

[ 本帖最后由 haiyan 于 2009-7-23 14:11 编辑 ]


12下一页
发新帖

这里是一群很优秀的人,因为他们从骨子里就非常突出!
World without strangers, www.yz-bbs.com

手机版|联系我们|腰椎论坛

GMT+8, 2018-9-20 20:52

www.yz-bbs.com
2006--2018 版权所有 所有权利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