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腰椎论坛

这里是一群很优秀的人,因为他们从骨子里就非常突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腰椎论坛»腰椎论坛 突友大家谈 一路战突拾肆年(军旅作家皮凯中校硬派抗突日志连播中,版主推荐) ...   『 交流腰椎间盘突出治疗方法,分享腰突症康复经验 』

标题: 一路战突拾肆年(军旅作家皮凯中校硬派抗突日志连播中,版主推荐)

  [复制链接]
注册会员
UID
75762
精华
0
帖子
81
积分
1
银子
170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4-1

康复突友

 楼主|发表于 2012-4-5 10:43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 收藏本帖
今天是术后第二十一天,前两天偶然找到这个论坛,的确有找到组织的感觉,所以也忍不住说说。反正时间有的是,我还是从头说起吧,从第一次手术开讲。
    那是1998年,当时我还在一个步兵团当指导员,春天的时候,我就开始感到屁股和大腿不舒服,那种感觉就是酸涨,如果拿硬物顶着后臀部,整个大腿一下子就轻松了。当时年轻,并不在意,以为是训练累着了,但这种感觉越来越难受,发作的次数也越来越频。后来探亲时,父母领我去医院做了个CT,才知道患了腰突。回部队后,馬上去部队医院就诊,并确诊为腰突,而且相当严重,建议手术治疗。我当时才24,连对象都没处,对这种病更是没有认识,只回想起自己当兵是汽车兵,长期开车不注意休息可能是诱因,或者是由于训练时不小心扭伤过,但没当回事,再或者是劳动时强度过大的原因,反正心里那叫一个乱。
    当时,正好是营部军医苏哥在医院骨科进修,他答应帮我找最权威的姜主任亲自给我做,而且苏哥也会跟着上手术台,这才下定决心。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就住进了部队医院。当时真是年轻呀,什么事都不想,也没有太多顾虑,除了晚上睡不着时,或者疼时想想,其他时间就是玩。由于有水肿,前二周都在点消炎药消肿,所以点完药,我就带着陪护我的战士出去玩。由于部队在哈尔滨市郊,平时很少有机会上市区玩,这下可有时间了,因为医院就在黑大对面,也算是繁华地段。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时苏哥给我介绍了个对象,而且就在这个医院工作,是他的师妹。所以,手术前我是在幸福中渡过的。<br />      终于轮到我手术了,前一天晚上,护士发给我一大瓶甘露醇,让我喝下去,三四个小时后我开始跟馬桶耗上了,拉的那叫一个昏天暗地。晚上睡不着,总在想手术同意书上的话,我还没结婚呢,如果手术失败了咋整,听说确实有术后不成功的,神经受损了,结果瘫在床上了,越想越睡不着,不知抽了多少烟,可怜同病房的兄弟们了,估计被烟醺苦了,好在我是唯一的干部,他们都是兵,所以没人冲我发火。第二天一大早,天刚亮,护士就到病房开始给我备皮,我那叫一个害燥,整个病房的哥们都在笑,只有我红着脸,真怕自己起生理反应呀,好在自己定力还行。但我万万没想到是,这个护士跟我对象是一个宿舍的,不久我对象就知道了,后来还为这事笑了我很久。洗漱开饭了,但没我的,不让吃呀。我只好郁闷的抽烟,结果又被护士长批评一通。苏哥来了,叮嘱几句,说是姜主任亲自给我做,让我放心,然后就先去手术室了。
    我是快八点到的手术室,自己走着去的,陪护我的通信员在外面等着。时间太长了,别的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手术室里冷冰冰的,我独自趴在手术台上,只打冷战,不知是紧张还是真的冷。那时医院条件也差,我当时又光着,只盖了一个床单。我正忐忑着,麻醉师来了,简单问问体重什么的,然后说一会儿你就睡,然后怎么操作的我不知道,反正有点困了,但我却真的睡不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听到铁器碰铁盘的声音,丁丁当当的,让人不寒而栗,而且我感到什么东西在凿我的骨头,虽然不疼,但能感觉到力量的冲击。这时,麻醉师说你怎么还没睡,睡吧。我只好闭上眼,这次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时,已经回到病房了,而且口渴的要命,浑身都疼。我就喊通信员,给我拿水,可通信员说医生不让喝,不排气之前水饭免谈,只让用棉球吸点水滴在嘴里润嗓子。妈的,太受罪了,平时都烦放屁,这时是多么渴望自己能放出一个巨响无比的屁呀,让医生护士都能听到,这样我就能喝水了,最好是温度适中的毛尖,越苦越好。把我烟拿来,我抽一颗止止疼。通信员不敢,怕护士长批评。妈的,这小子太软蛋,早知道让文书来陪护好了。你不会去门口放哨,我只抽一颗。在我的坚持下,终于抽上了,真舒服呀,但头也真晕呀,我估计吸毒也就这感觉吧。

       有点累了,腰有点酸了,我坐了快一个小时了,歇会儿再跟你们讲。



-----------------------------------------------------------------------------------------------------------------
本帖的标题原来是:康复中,我也谈谈吧(欢迎当小说看)
目前的标题为我所改。
关玉门

[ 本帖最后由 思考的烟斗 于 2012-4-6 18:32 编辑 ]

[ 本帖最后由 关玉门 于 2012-4-25 11:45 编辑 ]
本帖最近版主评分
步步高 积分 + 1 感谢热心分享! 2012-4-10 10:58
← 扫一扫直达 本贴手机版


◎ 本贴链接:http://www.yz-bbs.com/thread-15568-1-1.html
注册会员
UID
73561
精华
0
帖子
162
积分
0
银子
328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1-21
发表于 2012-4-5 11:12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着看楼主。


注册会员
UID
73561
精华
0
帖子
162
积分
0
银子
328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1-21
发表于 2012-4-5 12:51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好,想知道一下你第一次做完手术后,这么多年生活上和正常人有什么不同,期间坚持锻炼了没?


注册会员
UID
73574
精华
0
帖子
106
积分
1
银子
236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1-22
发表于 2012-4-5 13:05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你心情自然,
期待中!


注册会员
UID
75762
精华
0
帖子
81
积分
1
银子
170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4-1

康复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12-4-5 16:17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睡了一觉,有精神了,坐下咱接着说。
      虽然时间过去很久了,但现在回想起来第一次术后的事,印象最深的有二个。一是渴,二是疼。那时已经七月底了,天很热,我天天只盖个床单,可还是出汗很多。记得我是中午下的手术,下午苏哥来了,告诉我手术很成功,有两节做了髓核摘除,神经已经解放了,让我放心。我也确实感到腿轻松多了,没有术前的酸麻感了。但我平躺着太难受了,而且疼的汗流不断。苏哥说这叫压迫性止血,必须的。我这叫一个难受呀,一方面不能喝水,一方面又只能平躺着,还浑身疼。要知道,平时我睡觉习惯于侧趴着睡,就是一腿伸直,一腿踡起,侧趴着睡,从小到大,只有这样能很快入睡,仰卧根本睡不着。好在术后麻药的效果还没完全消除,我痛苦的体验一会儿,又迷迷糊糊的睡上一会儿,期间好像点了几瓶消炎药吧。等我完全清醒过来,已经是半夜了,病房里其它的兄弟们已是鼾声大作,我的通信员也在我旁边睡着了。我却疼的异常清醒,只觉得身上全是汗,渴的要命,头也疼得要命,身上不能动,只能死死盯着天花板。过一会儿,我又冷了,直打哆嗦。坏了,我知道自己发烧了,我用手把通信员推醒,告诉他马上到护士站找医生和护士,告诉他们我发烧了。又过了一会儿,灯亮了,直晃眼呀。值班的医生护士一顿忙,又是量体温,又是点滴。
      再睡来,天已有些亮了,我清醒了,退烧了,可身下还在疼,而且平躺了这么长时间,我觉得难已忍受,真是没招没落的,直想挠墙呀!正郁闷着,肚子里一阵咕噜,我终于放屁了。我赶紧推醒通信员,快,给我泡茶去,浓一些的毛尖。虽然茶水还很热,但我已忍不住想喝,去拿水笼下拿凉水冲,反正是太空杯,不怕炸裂。冲了半天,不那么热了,但怎么喝又是个问题,拿吸管喝太不方便了。去,上护士站偷个新的点滴管去。通信员不一会儿得手了,笑着进来,拿出水果刀,把太空杯的盖子上钻出一个洞,把点滴管插上,然后倒挂在我头顶的输液钩上,把针头一端剪断,插进我嘴里。我咕咚咕咚的喝着,真过瘾呀。去,放哨去,我再抽颗烟。这时感觉真好呀,一口热茶,一口香烟。开饭了,通信员打来一碗小米粥,放上一勺蜂蜜,这是突友传授的,据说能防止便秘,再加上一个咸鸭蛋,整碎了,拌在一起,用勺子喂我。这顿饭吃的真艰难呀,光擦嘴的纸就用了一大叠,吃的我一头汗。辛苦了,曾经照顾我的兄弟。白天还好过,难受了就偷着抽一颗,听听收音机,那时候也没有笔记本、平板和手机,收音机就是最好的娱乐工具,人手一个。一到下午,我就受不了,经请示医生,同意我可以翻身,但必须同轴,每回都要两三个突友一起帮我兜着床单,把我翻过来翻过去,我又偏偏忍受不了平躺,所以只好频繁的左右翻,越来越熟练。汗还是出个不停,通信员不停的出去用凉水投毛巾,让我不停的擦。那时候,条件差,也没有空调。晚上就更难受了,虽然哈尔滨的晚上很凉,开着窗户已经有风吹进来了,但我身上却比白天疼了,连听收音机都不能分散注意力了,没办法,我开始吃止痛片,再不行,只好找医生打杜冷丁。医生怕我成瘾,只同意半支,我打了两个晚上,共一支。
      第三天开始,我开始适应了,精神头也足了,翻身翻得也更勤了,而且我自己找到了窍门,自己依靠床头栏杆和床边,能自己转过来。中午吃饭时,我可以侧身垫上报纸,自己吃了。馬上奖励自己吃米饭和五香鸡腿,把鸡腿剔骨,撕成丝与米饭拌好,再也不用喝粥了,我已经快喝吐了。而且,我让通信员去买了北京红星二锅头,这是我的最爱。吃好喝闭,抽颗烟,我心满意足的翻身睡去,一个下午我什么也不知道,睡得这叫一个美,把手术后缺得觉全补了回来。再睡来已是夕阳西下,楼下纳凉的人多了,听着窗外传来的欢声笑语,只能感叹健康真好。吃完晚饭,我放了通信员的假,让他出去玩一小时,放松放松。这小子辛苦了。

       又一个小时了,再歇会儿,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思考的烟斗 于 2012-4-5 16:20 编辑 ]


注册会员
UID
75805
精华
0
帖子
67
积分
0
银子
208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4-2
发表于 2012-4-5 17:26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思考的烟斗 的帖子

哥,你还经历了几次手术,我现在手术完快40天了,真是忐忑,不知道恢复的怎样,可以一下康复的过程


注册会员
UID
73561
精华
0
帖子
162
积分
0
银子
328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1-21
发表于 2012-4-5 17:34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楼主跟新……


注册会员
UID
75762
精华
0
帖子
81
积分
1
银子
170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4-1

康复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12-4-5 17:40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说。
      从第四天开始,就一天比一天好了,期间领导和战友也来看望我,白天基本是听收音机,抽烟,会客,睡觉。晚上,依靠喝点酒,睡上一觉。这期间,我对象来过几次,但始终找不到突破口,感情没有进展,可我的心却活了。好在苏哥经常来陪我说话,当然话题主要是我对象,她的一切都是我想了解的。因为抽烟,经常被护士长和众护士们抓获现行,挨批评N次,但屡教不改,执迷不悟,与她们斗,也算是一种乐趣。我已能把床摇起一些,让上半身立起来吃饭,翻身也更自如了,我有点躺不住了。对了,这段时间,还有一件痛苦的事情就是大小便。小便还好,用了导尿管,但插管处经常火辣辣的痛,好像就是第四天吧,撤管时把我痛坏了,惨叫一声,疼得我一头汗。大便更痛苦,在床上我无法克服心理障碍,虽然肚子早已做好准备,但心理关过不去,无论如何整不出来,无奈之下使作了开塞露。之后,每天大便都是一次心理上的抗争。
      我记得是第十二天,一大早,护士长领着护士们挨屋喷消毒剂,突友们都跑了,我也呛得呆不住了,不知怎么想的,我紧绷双腿,一侧身,然后一滚,竟然从床上直挺着立起来,双脚下了地,然后扶着床站了起来。有点晕,但很快适应了,我一阵激动,小心的慢慢挪到门口,又试着出了门,引起护士们和突友们的一阵惊呼。从这天起,我真的躺不住了。有空,就起床下地。自己蹲厕所解决大便真是幸福呀。
      好像是第十五天,通信员报告我说部队要去抗洪了,形势非常紧张。我馬上让通信员给连队打电话确认,消息不断传过来。松花江、嫩江流域灾情严重,整个23集团军都要参加。我更呆不住了,但又没有办法。这期间,我对象也被医院抽组参加了抗洪医疗队,去了江北大堤。每天,我们只能靠电话沟通。那几天,感情迅速升温,30元的电话卡,不知不觉就打没了,一说就是一、二个小时时间呀。因为她的行踪不定,还记得每次都是先打她传呼,然后她又找电话,再把电话号给我传过来,我再打过去。又过了几天,听说我团一部分在嫩江流域,一部分就在防洪纪念塔。我对象都去了抗洪,我也不能落后呀,再说我是指导员,是主官,连队都上了,我怎么能躺着。经过慎重考虑,又侧面咨询医生,决定找部队参加抗洪。我带上钢板腰围,带着通信员就直奔江边找部队去了。
    到了防洪纪念塔,一下子就感受到了那种我气氛。我身上的迷彩服帮我冲过了警察的警戒线,直奔那一片绿帐蓬而去。找到熟悉的干部一问,才知道,部队大部分在大庆,但这几天就要回来,这里主要是副政委在指挥几个连队。我馬上找到设在凯莱酒店的指挥部,找副政委报到。副政委从我当兵起就认识我,可以说是看着我成长起来的,也可以说是我看着他成长起来的。他们几个领导都很感动,一个劲劝我休息,但看我态度坚决,就给我一部119手持电台,让我负责通联。之后,每天就是跟着领导上堤巡查,协调各种问题,当时水比江堤高了很多,全靠沙袋挡着,真是危险呀。当时,中外媒体都把防洪纪念塔处作为焦点,最感动的是老百姓,吃喝等东西每天都往江边送,最感动的是一群小朋友,送来一袋水果糖,让我当时就流了泪。后来,哈尔滨经济广播电台听说了我的事儿,还来采访我,让我很是紧张。
   好像过了一周,全团都撤回了哈尔滨,我的连队也回来了。这时,我觉得行了,也用不着我了。我还是撤吧,就又回到了医院。当然少不了挨医生护士的批评。说就说吧,反正不是我直接领导,出院就不归他们管了。接着休养,每天又是吃了睡,睡了吃。这时,我对象他们也撤回来了,每天都可以来陪我散步,我们的关系也基本确定了。那段时间真是幸福呀!
    然后,就是医生告诉我可以出院了,腰围半年后才能摘,期间注意别弯腰,直立蹲下捡东西,不能从事训练劳动,反正就是注意呗。
还是那句话,那时真是年轻呀,跟没事人似的。小心注意了一个月吧,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跟正常人一样了,除了不参加训练,剩下的该干啥干啥。然后是热恋,定婚。转眼到了元旦。由于抗洪时表现突出,共青团哈尔滨市委决定邀请一批抗洪军人参加第十七届冰雪节的冰上婚礼,沈阳军区给了八个名额,我被团里推荐参加。我和对象到了青年宫报到,住在了市老干部局活动中心。那几天真是风光,由于是冰上婚礼,每年都是媒体关注对象。由于我和对象都参加了抗洪,又是唯一的双军人,我们是穿着军装结得婚。维纳斯免费给照的婚纱照,酒店钱也免了。典礼那天,我们坐在一辆红色的敞篷老爷车在车队第二台,最前面是一车记者,冲着我们一顿狂拍。真叫一个冷呀,这可是哈尔滨的三九天呀,那也得强挺着。然后几天都是巡游和一些活动,到哪都是焦点。我统计了一下,连着三天报纸上都是头条,好像有生活报,新晚报,黑龙江日报,北方时报,外地最远的是福州日报,然后是中央台晚间新闻,黑龙江电视台拍了专题片。扯远了,不说了。
    之后,我因为身体不适应训练,到了机关从事文字材料工作。第二年,医院政治处要选个写材料的,又把我调到了医院工作,从此我和爱人工作生活都在一起了。又过了一年,孩子出生了。之后,我因为工作需要,又离开医院先后在齐齐哈尔、沈阳等地工作,基本是分居状态。我的腰椎也再没有给我找过麻烦,我基本忘记了自己曾经动过手术。期间,也负重弯腰过,也激烈运动过。由于我从事的就是坐办公室的活,天天与文字材料打交道,一天基本上是在椅子上的时间要比在床上多,最多应该有十五六个小时。最怕参加工作组,白天搞调研,晚上写材料。大家在一起,你也不好意思休息呀,就在会议室泡着,天天到后半夜。不知从何时起,感到有时腰不舒服了,但作个按摩,休息休息也就没事了。大概是从09年起,我被抽到总政工作时,开始频繁的感到腰痛,走路也开始歪着走才舒服些。虽然意识到可能是出问题了,但还是没太当回事。也许是我当时事业上正处在关键的时候,也许是我大意了,反正就是没想到作个检查。



注册会员
UID
45806
精华
0
帖子
133
积分
0
银子
370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0-8-5
发表于 2012-4-5 18:45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额,楼主心情很好,写起故事来拉。


注册会员
UID
51663
精华
0
帖子
50
积分
0
银子
108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0-11-5
发表于 2012-4-5 21:12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流畅,真的是弄文字的料。
期待后续。我是中文教师,腰突得生活都灰色一片,文字里更黯淡无光。QQ:1585316098


注册会员
UID
75762
精华
0
帖子
81
积分
1
银子
170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4-1

康复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12-4-6 10:42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咱接着唠。
      转眼又到了2010年,这一年我顺利晋升了正团,这意味着我到了该进行人生重大选择的时候了。在部队,正团是个大坎,我知道这基本上是我的终点了。经过慎重考虑,我决定主动转业,趁着年轻,还不到四十,早点走吧。两地分居已经十一年了,孩子也要升入初中,家里正是需要我的时候,该我为家里做贡献了。于是,我回到了哈尔滨。从2011年开始,我就忙着找工作,也就是这一年,我的腰开始总给我找麻烦,我拍过CT,发现已经有突出的迹象,开始睡硬板床。别人给我推荐中医按摩和贴膏药,我没听。因为我知道,像我这种手术后又复发的,用中医是扯淡,只能缓解,不能根治。那玩意已经出来了,怎么可能摁回去。这一年,我还是坐在电脑前的时候多。实在痛了,开始吃止疼片。开始吃芬必得好使,但后来就没效果了。然后开始吃戴芬,也就是双氯芬酸钠。其实,我想过要动手术,但正在跑安置工作的事,没办法动手术呀。我要这时候躺倒了,事儿就耽误了。于是,硬挺着,在时好时坏中坚持。到了年底,我的工作终于落实了,分到省直单位,算是很满意的安排了。不幸的是,还是要与文字材料打交道。或者说,还是要与椅子和腰椎做斗争。
      今天回想起来,从做完第一次手术后,就没有重视锻炼,没有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儿,而且长期坐着工作,这些都是复发的诱因。尤其是07年和08年,我为了使自己的长篇小说早日顺利出版,基本按照每天八千到一万字的速度工作,那一个多月的时间让我的腰饱受摧残。后来,小说是出版了,我的腰也完蛋了。再一个原因是,我早点吃止痛药就好了,可我没吃,所以总歪着身子走路,结果造成了脊柱侧弯。
      省里的报到通知发下来,我就回部队办理了所有手续。回到家,已是小年了。过了年,我又回到原先工作的解放军211医院,做了CT。正好有个饭局,其中有骨科的老主任高吉昌在。我原先在医院工作时,他是骨科主任,技术没说的,全军有名,关系也很好,我一直叫他大哥。现在63岁了,已经退休,但身体非常好。据说,经常凌晨开车出发,5个小时跑500多公里到外县,下车就给别人做3、4个小时的手术,然后吃点东西开车返回,当天来回。简单是个传奇。他约我在他出诊时,带片子找他。第三天,我去了。看了片子,他拿笔在片子上画了几个标记,然后一脸严肃的说,这一刀你躲不过去了,原先的地方没复发,但间隙变窄,是其他地方有突出,而且侧弯,准备准备住院吧。
      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真是沉重呀。跟老婆一说,老婆先是一阵心痛,又是一顿埋怨。我也是顾虑重重。一方面,我刚和部队办完手续,已不是部队的人,不享受军队免费医疗。而地方又还没报到,医保等手续也没办理,这时候手术,就要自费。即使将来能给报销,现在也得个人垫付。另一方面,刚分到单位,还没开始工作,就做手术,万一单位误解,以为来个老病号,不愿意接收怎么办。第三就是,老人不我们身边,我一动手术,老婆又要管孩子,又要照顾我,太辛苦了。思来想去,还是再挺挺吧,等上了班再请假做。没想到,我的腰开始提意见了,情况一天比一在重,晚上竞然开始痛的受不了,只能捶着腿才能入睡。每天都要靠吃止痛片渡日,这一吃就两个月,我开始害怕了,这上瘾了咋整?而且,我开车接送孩子时,也感到右腿很麻,有时连腿尖都麻,太危险了。有时,站一会儿都不行,也走不远,最多50米,就疼了出虚汗。只有坐着或躺着才能舒服些。有天晚上,我疼得睡不着,躲在阳台抽烟,独自想了很久,一咬牙,去他妈的,不忍了,做了它!



注册会员
UID
73728
精华
0
帖子
193
积分
0
银子
410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2-1
发表于 2012-4-6 11:18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思考的烟斗 的帖子

我现在刚吃了3天扶他林,吃了就跟正常人一样。止痛药还是少吃


注册会员
UID
75762
精华
0
帖子
81
积分
1
银子
170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4-1

康复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12-4-6 11:37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抽颗烟,接着说。
      可是,第二天一起床,我又犹豫了,毕竟第一次手术的经历太过痛苦,让我不愿再重复一遍。于是,开始考虑微创,馬上联系武警的哥们,找到省总队医院骨科主任兼副院长咨询,他们那里微创手术有些名气。但一看片子,告诉我病情太重,微创恐怕成效不大,建议开放手术。不死心,先后动用所有关系,联系各大医院,目的只有一个,少遭罪,看好病。可惜全是无果,遂死心。现在想想,还算幸运,好在找的关系硬,所找医生基本是权威,而且没有骗我,没有为了挣钱劝我微创。感谢这些医院,庆幸有良知的医生还有很多。
      事已至此,别无他求。转头约高吉昌主任喝酒,细问详情。原来,之所以复发,是因为当时部队医院的术式太过陈旧落后,或者说是受限于当时的医疗水平。从我做完第一次手术后,植骨内固定术就从国外,好像是美国传到了中国,当时学术会议是在海南开的,高主任就在场。而我当时手术也很成功,但只摘了髓核,脊柱稳定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再加上我当时也没有重视术后锻炼和保养,所以又出现问题。这次手术,除了把突出物去掉,最主要是把两节间隙植入骨泥,保持适当间隙,再加上钉棒固定,解决脊柱侧弯的问题,就OK了。第一次手术后,我挺了十四年,这第二次,我咋也得挺四十年呀。对于我最关心的术后能否再复发的问题,高主任说不会了,他基本每周至少做一两例,心里有数。但如果不做也行,大不了影响点生活质量呗,也死不了人。过去农村,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得了这病,只知道腿疼,结果一辈子也过来了。但从我的片子看,神经粘连严重,估计已经压扁了,损伤很大,且椎管狭窄,神经通道已堵死,靠保守是解决不了神经问题的,拖得越久,越不好。做不做,你自己定吧。这话我信,不为别的,他的为人我清楚,是个出言慎重的人。而且,在医院工作时,我早已对他的技术充满信心。啥也别扯了,连忙举起杯,大哥,求你了,拜托你给我一刀吧。

      饭饭去,下午再续。


注册会员
UID
75762
精华
0
帖子
81
积分
1
银子
170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4-1

康复突友

 楼主| 发表于 2012-4-6 16:31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说。
      定好了手术的日子,我提前两天住进了医院。别的没啥准备的,只是备足了香烟和茶叶,还买了一个特大号的水杯。这些年,我不吃零食和水果。无论在哪,有烟有茶就够了。我毕竟自己和爱人曾经在都这里工作过,虽然增加了很多新人,但也有不少熟人。由于高主任在骨二科,所以就住在了骨二科。由于提前打了招呼,留了一个单间病房,比普通病房贵点,但在走廊尽头,很静。现在的科主任王正雷是我的老乡,也是个技术尖子。护士长齐琦在我第一次住院时刚从军校毕业,那时还是个小护士,现在却也当了领导了。都是熟人,没啥说的。办了手续,开始术前检查。在制定手术方案时,高主任说可能需要打十个钉子,我心中一紧,这下可成为钢筋铁骨了。术前没啥说的了,但这次住院,我发现很多护理理念也在发生改变。比如术前不再喝甘露醇了,而改灌肠了,晚上一次,早上一次。由早上备皮,改为晚上备皮等等,还有很多。为了不让老婆太辛苦,找了以前的领导,派了个战士护理我,反正单间里两张床,很方便。第一天晚上住在病房,心中很是感慨,很晚了也没睡着,腿疼的很厉害,又抽了不少烟。在医院工作那几年,身体啥问题都没有,天天尽领别人看病了,现在离开医院了,却要动手术了。第一次手术,我收获了健康和爱情,这第二次手术,我会收获什么呢?
      术前,一堆的单子要签字,我自己签了。别给老婆找麻烦了,让她签怕她有思想负担。有些事,我自己做主了吧。我没跟父母说,但老婆忍不住跟我妈说了。我不怪她,理解她做为儿媳的苦衷。万一我有什么问题,她怕落下埋怨,毕竟手术是有风险的。我没让女儿来看我,怕给她心理造成影响。唉,人到了中年,顾虑反而多了。如果这些是我人生必经的磨难,就让我独自承受吧,只但愿这是我最后一次上手术台。



注册会员
UID
73728
精华
0
帖子
193
积分
0
银子
410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2-1
发表于 2012-4-6 17:04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思考的烟斗 的帖子

楼主很坚强,腰突真的是我们人生的磨难,但愿磨难过后阳光灿烂一辈子


注册会员
UID
73561
精华
0
帖子
162
积分
0
银子
328 两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1-21
发表于 2012-4-6 18:13 | 个人空间 | 显示全部楼层
持续关注中。



这里是一群很优秀的人,因为他们从骨子里就非常突出!
World without strangers, www.yz-bbs.com

手机版|联系我们|腰椎论坛

GMT+8, 2018-9-23 12:44

www.yz-bbs.com
2006--2018 版权所有 所有权利保留